您的位置:主页 > 般若三昧 > 文章

一世屠夫 一世猪

发布者:妙松 来源:二严寺

 

    内阁学士汪晓园先生说:有位老和尚路过屠宰场,忽泪流满脸,非常悲哀。人们觉得奇怪,有人便去劝慰,并询问他为何如此?
  
    老和尚说:说来话长啊。我能记得前两世的事。我的一世托生为人,长大了就当屠户,活到三十多岁就死了。亡魂被几个鬼卒捆绑了去,阎罗王责斥我从事屠杀,罪业深重,便令鬼卒把我押赴转轮王那里去接受恶报。当时,我就感觉恍惚迷离,像喝醉了酒,只觉得全身热得不可忍受,一会儿又忽然感到清凉,转眼间,便已降生在猪圈里了。
  
    断奶之后,我发现人给我们喂养的饲料很赃,看了这些饲料就觉得恶心;怎奈饥肠辘辘,饿火燔烧,五脏六腑像要焦裂,不得已,也得勉强吃下去。
  
    后来,我渐渐能通晓猪语,经常和同类们聊天,它们当中,能记得许多前生的事,只是没法向人类诉说。它们都知道总有一天要被宰杀,所以,平时常常发出呻吟,那是说到辛酸处,在为将来发愁啊!它们的眼角和睫毛上常常挂着泪花,那是为自己不幸的命运悲泣啊!它们样子呆痴,体态笨重。到了夏天,酷热难熬,只有把身体泡浸在烂泥水坑里,才感觉好受些,但这样的条件却也不可多得。它们的皮毛稀疏而坚硬,到了冬天极不耐寒。所以,当它们看见狗和羊那一身柔软温和的毛皮,羡慕得简直像是兽类中的神仙了。
  
    等到长够了重量,就要被送去宰杀。在被抓捕的时候,心里明知道难免一死,还是拼命蹦跳躲闪,以希求暂缓片刻。终于被抓住后,人们用脚狠劲地踩住头部,拽过四只蹄肘用绳子捆绑起来,那绳子勒紧得几乎已快到骨头上,痛得像刀割一般。接着,就把我们装载在车上或船上,互相积压重叠,只觉肋骨欲断,百脉涌塞,肚子像要裂开。有时候,用一根竹棍,把我们的四蹄朝天地抬着走,那滋味儿,比官府里给犯人上三木夹还难受呢!到了屠宰场,就一下子被扔到地上。这一摔,心脾移位,肝肠欲碎,痛苦难言。有的当天就被宰杀了,有的被绑着扔在那里好几天,更难忍受。整天眼看着刀俎在左,汤锅在右,不知哪一天临到自己?不知那种痛楚将是达到怎样的程度?整日提心吊胆,浑身上下只能是籁籁颤抖。再想到自己这肥胖的躯体,不知将要被分割成多少块,做谁家餐桌上的美味佳肴,又不免凄惨欲绝。
  
    等轮到自身被杀戮的时候,屠夫一拉拽,便吓得头昏眼花,四肢摊软,只觉得一颗心在胸中左右震荡,神魂如从头顶上飞出,又落了回来。刀光在面前闪跃,哪敢正眼视之,只好闭上眼睛等死。
  
    屠夫先用尖刀把喉咙割断,然后摇撼摆拨,把血泻到盆盎中。那一霎时的痛苦没法用语言表达,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,只有悲声长嗥而已。血放完了,才一刀捅在心坎上,痛得转不过气来,才停止了嗥叫。渐渐恍惚迷离,如醉如梦,又和刚转轮托生时的情形差不多。等到清醒时,发现自己又是转化为人形了。
  
    阎王老爷念我前生还做些善业,允许我仍然托生为人,就是现在的我。刚才,我看见这头猪身受屠戮之苦,不由得联想起我前生的那一番苦难遭遇,又想到这位屠夫来生也不免受同样的屠戮之苦,这三种情感交萦于心,泪水竟不知不觉地自眼眶中泉涌而出。
  
    在场的屠夫听了老和尚这番话,立刻把屠刀扔到地上,改行卖菜去了。


  (本文摘自纪晓岚笔记著作《纪文达公笔记摘要-善巧劝诫》)

 

 

(责任编辑:妙龄)

 

中国·上海·二严寺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二严寺 版权所有  沪ICP备11047223号 技术支持:菩萨在线